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前任和我的秘密


前任和我的秘密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齐娜娜是我的某一任EX,渣女一枚,备胎无数,绿茶婊中的绿茶。

我是齐娜娜的某一任EX,渣男一枚,备胎无数,PUA中的PU。

狮子女配射手男,天造地设。美中不足的是相差8岁,她大。

说实话,有那么几次,我心头燃起过娶她的愿望,但是那会儿我才十九岁,分手时才二十出头。

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什么都不会发生。

遇到娜娜时我在悉尼上学,她是某金融圈大佬的女人,我们在游艇派对认识。我们挺聊得来,互相眉来眼去,可惜到了晚上,我搂着我的女伴去了船舱,她傍着她的男人去了他们的舱房。激战一番,我到甲板抽事后烟,路过她的舱房,听见里面的浪叫,鸡巴再次硬起。我无心再操我的女伴,只想把她泡到。

回到岸上,我打听了她的住处,便用fb勾搭,然后借口学校宿舍浴室维修,去她的公寓洗澡。去时带了一瓶红酒,进门递给她,说是表示感谢。洗完澡出来,故意只围了浴巾,秀出腹肌。干柴烈火,都不需要喝酒壮胆了,她径直走过来和我拥吻,然后就上床。和我做爱完,接到金融大佬的电话,她匆匆穿上晚礼服赴宴。看着礼服下她曼妙的臀部曲线,我又硬了。只好在附近酒吧消磨时光,见到别的姑娘都提不起兴趣,只想齐娜娜。

金融大佬大多数时间在国内,齐娜娜也多半在国内,有时她在悉尼但大佬不在悉尼,我们就没日没夜的厮混。

那会儿我和国内的女友没断,在阿德莱德有个中国女朋友,在悉尼有个洋妞女朋友。齐娜娜和我在商场牵着手逛,被当时的女朋友Asley和闺蜜迎面撞见,她狠狠扇了我一个耳光。Asley哭着跑开,齐娜娜哈哈大笑,然后拉着我去了车上,我们在商场地下车库车震。保安从车前走过,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们。

那会儿齐娜娜已婚,老公是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荷官,华人,假结婚,想弄个绿卡。但是半路杀出个国内金融大佬,齐娜娜就全力以赴当大佬小三,绿卡的事情搁置了。
我们俩在一起一年多,不是旅游就是打炮,永远也操不够。后来我回国到佛山接管家里的服装厂,齐娜娜在北京,我们就渐渐断了,和平分手。事实上我们在一起一年多时间里从没吵过架。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完全没有真爱,只有足够在乎一个人才会和她吵架。齐娜娜和我根本就是炮友和饭票的关系。

记得有一回在悉尼的一家酒吧,看到齐娜娜和一个白人老头在卡座卿卿我我,郎情妾意,哎。我装作没看见。后来我也劈腿了几次,有一次还是和齐娜娜的一个塑料花姐妹,她应该也知道,只是互相不说破。

回国后七八年,家里生意发展到上海,我也结了婚,老婆家是建材生意的,她爸和我爸是狐朋狗友,这种家族联姻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我家是超级传统守旧的类型,于是结了婚,在上海过日子。没想到在上海遇见了齐娜娜。她竟然是岳父公司的一个副总。她丈夫是岳父的表弟。这关系,竟然比我高了一辈。

我家生意其实和岳父家生意没什么交集,结婚后为了表演好丈夫的角色,装模作样去岳父公司接媳妇下班,结果看到齐娜娜从会议室款款而出。我和她都难以掩饰重逢的惊讶,岳父问:你俩怎么认识。齐娜娜抢先回答:好像是在徐总那里认识的。我赶紧附和:对对,当年在墨尔本徐总对我挺关照。至于徐总是何人,我也不晓得。总之顺利地把这个谎言圆了过去。

于是岳父顺势邀请我和齐娜娜一起用晚餐,饭桌上有娜娜的老公,我老婆,小姨子,几个公司元老。这顿饭吃得小心翼翼,好像鸿门宴。所幸无惊无险,老丈人和老丈人的表弟什么破绽都没瞧出来。饭后过了几天,娜娜加了我微信。我们在思南公馆约了个饭,聊了聊这十年各自的故事。那金融大佬没几年就锒铛入狱,娜娜早早找好了下家,倒也安然着陆,只是大佬给她买的房子和给她开的公司没了。她和一个日本人厮混了几年,又勾搭了一个富二代,但是俩人都没打算娶她。晃了几年,不想漂泊了,就找了个老实人接盘。这个老实人就是岳父的表弟。娜娜陪一个老总打高尔夫,认识了岳父的表弟老刘,当晚就把老刘哄上了床。不过老刘对妻子和女儿一直忠诚,这墙角挖不动。娜娜费了好大劲设法怀了孕,才逼着老刘和前妻离了婚。我不禁赞叹娜娜的胆量,这把年纪怀孕还是有点风险的。

我问娜娜孩子如何,她拿出手机给我看她给老刘生的龙凤胎,老刘喜得儿子,高兴得不得了,对娜娜百依百顺,所以让她当了副总。真没想到这个风流女人也有母性的一面。

我每天晚上都按时回家,但不知怎么的那天很想出个轨,便和娜娜在车上做了。久别重逢,当年的逼操起来格外有滋味。我怕车子上留下味道,洗了车,开着天窗停在露天。结果第二天公司里有急事去了郴州,一周后才回来。那几天台风过境,雨水灌进车子,内饰和座椅全毁了。真是代价高昂的一炮。

老婆小时候寄养在她表叔家,所以和刘家关系很好,后来又在刘家的公司上班,所以隔三差五就去刘家玩。老刘和前妻的女儿才高中,和老婆最亲,所以我也无奈地总得见到老刘。更尴尬的是老刘也是个巴萨球迷,和老婆结婚前,老刘约我和另外几个狐朋狗友专门去西班牙看过球。每次老刘找我看球踢球,我都尴尬得不行,又不能表现在脸上。一看到老刘,就想起当年在悉尼的淫乱时光,想起他老婆的乳房和逼。

老刘在奉贤有个别墅,我们有时去他家玩。老婆年纪还轻,不想要小孩,但是特别喜欢逗小孩玩,就陪娜娜的两个小孩玩。老刘前妻的女儿有时也在,奇怪的是她和娜娜关系还不错。我和老刘看球,或者喝茶吹牛,或者和娜娜三人打扑克。娜娜假装贤妻良母,装模作样地去厨房做饭,其实饭都是保姆做的。我就找个空隙去撩骚她。我们在她主卧做过一次,在车库做过一次,在阁楼做过一次,还有两三次在衣帽间。好几次差点被其他家人撞见,格外刺激。

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刚刚和齐娜娜操完一场。今下班时老刘约我吃鸡——别看老刘年纪大,年轻人玩的他都爱玩——我就去了他静安的家,是他专门给齐娜娜买的房子,小孩在奉贤保姆和老人养着。老刘在家里搞了个吃鸡工作室,一间屋子四台电脑,像个网吧。齐娜娜从健身房回来,看到我们乌烟瘴气地在吃鸡,就回自己屋呆着。我假装失误被人打死,队友离得远没救得及,老刘和其他人都骂我是猪队友,我装作恼火的样子甩了键盘,叼起一根烟说:我去卫生间。转了一圈在客厅找到齐娜娜,看到她坐在沙发上玩抖音,凑过去在耳边叫:“刘婶好~”然后就摸她腿。她瞪我一眼:“别在这”。然后我们就去了厨房,我急不可耐地把她按在洗碗机边,撩起连衣裙后入,她却说:“慢点,逼疼。”我问咋回事,低头仔细一看,发现她阴户湿漉漉的,散发着些许腥味。我一再追问,她说刚刚被健身教练操过。我醋意大发,鸡巴坚硬,问她被健身教练用什么姿势操的,她挑衅似的回答:教练把我抱起来,站着操,你能吗?我便依样把她抱起,她双腿缠住我的腰,我们穿着衣服干了半场。还没操完,就听见老刘那边打完游戏,没吃到鸡,排名第二。几个人骂骂咧咧,责怪我不给力。我提前拔出来,穿上裤子,回屋归队。娜娜幽怨地瞪我一眼,打理好衣服扭头回了卧室。

打完游戏回家,路上收到娜娜的微信:“老刘差点被我榨干。”

我也积攒了一管精液无处释放,回家卖命地撩拨老婆,然后把她抱起站着操。老婆感到十分新鲜,问我从哪个小黄片里学的姿势。我用力托住她的臀部,憋足了力气,没有回答。论身材,娜娜9分,老婆只能算5分,论床技,娜娜9分,老婆才3分,何况娜娜和我有过多年磨合,所以逼这东西,还是偷来的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