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遇雨而知梦伊始


遇雨而知梦伊始



  雨坐在对面,看上去很安逸,手中的纸牌一张张的铺在桌面上,神色也随着每一张的不同而变来变去,我是幸运的,但我依旧将信将疑。

  雨望着我一脸茫然的神色,笑着说:“嘿,不至于吧?”停顿了一会儿,又道:“你不跟人家说,人家怎么会知道你在想什么呢?幸福不是轻易的用空想就能够实现的,付出了,才知道是不是快乐,也许悲伤也是种未来的财富。”

  我沉默着,不知道她究竟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无心听她说的那些对于我来说的“之乎者也”,我只是很傻的注视着她蝴蝶花般的面庞。

  这时一缕飘逸的青丝垂到她未曾给人开启过的胸前,趁着淡蓝色月光项坠,我突然想冲动的走到她的面前,狠狠的、狠狠的吻她一口,然后再用我无力的双手轻轻的、轻轻的抚摸她那毫无视线阻挡的嫩嫩的白白的乳房,然后退去她白色裙摆后的未知颜色和形状的内裤,数一数到底她有多少和我一样的透明液体。

  “嘿嘿嘿,说你那,干嘛呢?”她不经意的用手里的纸牌拍击着我的头顶:“你看哪呢?”此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也许我不仅需要她给我的在情感上的付出,也许我对她的欲望太多了吧,只是那种拉手接吻真的不能让我觉得她是我的,我些忐忑的心情已经持续了有半年多了,我真的希望她能从我的角度来处理我们的那份爱情。

  不是因为没有了希望,而是长时间的渴望而得不到的寂寞让我起身离去。雨是个天性活泼的女孩子,很讨人喜欢,在她周围有很多的追慕者,而偏偏是我得到了她的初吻,而后,她不允许我做任何的触摸行为,也许她是对的吧,谁会管呢,还是躺在床上睡觉吧。

  凌晨四点,我忽然睁开了眼,不知为什么,也许梦还没有开始吧,继续吧,我等待结局。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铃声,我该起了。

  这一天很平淡,但这不是我想的。

  夹杂着七月流动的热气,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雨站起来,走到窗前,懒懒的太阳已经悬在了半空中,透过只有10厘米空隙的透明玻璃,透射着我刚刚扔在地上的烟屁燃气的缕缕青烟,好像梦境一样,她就仿佛飘在半空的女神一样,她柔弱的曲线美得让自己觉得无耻,我想占有她的欲望也越发的强烈。

  她毫无瑕疵的嫩白肌肤里有着多么纯净的一颗心灵啊,淡粉色的嘴唇是否会和她的精美的乳房上的乳头一个颜色,跃动的阴毛里是否会隐藏着同她的嘴唇一样感性的私处呢?我的意识开始抚摸她的身体,开始无耻的游走在她身上的每一寸洁白,直至到达我欲望深处的私人地带,用我饱满的男人的精液灌溉她沉睡了二十一年的良田啊!

  约莫有十分钟的沉默,雨见我的样子没有说话,转身走出这里,留下了我,电扇在转着,收音机也在烦躁的唱着《花祭》。“你是不是不愿意留下来陪我,你是不是就这样一定要走……”三十分钟后,雨又走了进来:“送送我吧……”

  然后就用那双映着我弱小躯体的眼睛很认真的盯着我,我调了收音机,没去理她,两分钟后,她已不在了,我继续在这里烦躁着。

  十二点过后,雨叫人替她交给我一封信我随手放进了抽屉,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去看,此时我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晚上,雨约我在临街的咖啡屋里见面。进屋时,她已在那儿了,用手成花瓣状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走了过来,然后说了些我不感兴趣的话题。

  过了一个半小时,她用手轻触我的手腕,尔后,托起了我的手转动了一下,我会意,以最快的速度将臂抬起,告诉了她现在几点,似乎这一动作让她有些意外,或是不解,厥起了小嘴,那个样子,很可爱,我知道她生气了,然后,转过头,望着窗外在路灯下穿流的人们,眼角流露出一丝哀怨。我沉默了,低着头,看着我最喜欢她穿的那双白色凉鞋,有种莫名的痛。

  “你信上写的什么?”我问她,“没什么,你不用看了”,她很生气地说,接着她转过头,使劲的盯着我,那种眼神分明是要将我从这里一直喷射到我背后的墙上。我再一次低下了头,我不能再看她了 .就这样僵持了很长的时间,我再次抬起头时,她已消失在路边的人群中。

  静静的,我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样,拖着非常疲惫的身体,我回到了家,一头扎进被窝里。辗转着怎么也睡不着,想着白天的画面突然的觉得“似无蓝烟而心死,恰若梦境却未留,书信飘来情不知,茶香四溢幻移除。”

  两天过去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我也两天没有言语、没有表情,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着床上的星型的钟表走动。困了就趴一会儿,醒了接着看,就好象死了一样,似乎已去了许多年。

  第三天,我收拾好行李,带了些钱,到了城南的一个长途汽车站,买了车票向西而去,在车上没有进食。

  就这样,我像个病人似的,终于熬到了终点。下了车,我找了间旅馆,里边破破烂烂的,觉得恶心,便没有住下,提着包和那把旧吉他,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中不分东南西北的游荡……身边经过除了人就是尘,我那个时候分不清男女老幼,就像在梦游一样,只记得在路边有一个牌子很醒目,便失去了知觉……醒来时,身边白花花的一片,墙壁、床、被子,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刚刚从我身边离去,这里是天堂吗?刚才是不是天使?是不是我已经进入了极乐世界了?

  此时觉得自己毫无力气,连思考都费力,不一会儿,我清醒了一些,一个穿白色背心和牛仔裤留着一头短发的女孩走了进来,看着我,微笑着,“你醒了,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宿了,这里是医院,那天我看到你脸色苍白,嘴唇发干,一头载倒在我门前,给我吓坏了,看你还喘着气,便送你进了医院,大夫说没大事,极度的虚脱造成的。”一边说一边拿起苹果削了起来。

  “谢谢……”我用微弱的语气说。女孩很普通,梳着一个马尾巴辫子,很白净,从外表上看显得很稚嫩,她的胸比雨的要打一些,隔着衣服看着形状也蛮好的,不是很瘦,微微有点胖,肉乎乎的小手格外招人喜欢。

  “别说了,看你不像个坏人,要不我也不搭理你了。”她又开始说话了。

  我努力地蠕动嘴角,想冲她笑,也许很难看,但我还是做了“我欠你一命,谢谢!”她削完了苹果,递到我的嘴边:“少说两句吧,要不又晕了,来,补充点营养吧,否则还要多住几天呢!”

  “姐,他好了”说着话从门外又来了一个女孩,看上去,她很有修养,内涵很丰富,高耸的胸脯让人觉得有一种母性的吸引力和那种男人都需要的安全感,她声音中带有磁性,虽说不是很漂亮,却有很多吸引人的气质。

  “是啊,刚醒过来坐吧,你是不是特别高兴啊,好了,你陪他呆会儿吧。”

  那个姐姐说着,便起了身,看了看我,冲我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送走了她姐姐,她便坐到了我的床前,过了一会儿,她问:“你叫什么?怎么到这来啦?”

  我看了看对面的墙,很白,然后说:“我想安静一下,一个人想到处走走,朋友们都叫我文,谢谢你们俩,”

  她听后,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不想问我为什么送你进医院吗?”

  “我有病了,晕倒了”

  “不是,因为……”她显得有些沉重,却又有丝丝喜悦,她慢慢地从包里取出了一张画像,展开放在我的面前。

  我笑了,“什么时候画的,真像,只是我现在没这么精神。”

  “像你吧,但……不是你……”

  “是军,是我的男友,两个月前……”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他离开了我,永远的离开了……”

  “哦,是这样,对不起,让你伤心了”

  “没什么,想开了……”于是我们更像朋友似的攀谈起来,也在此间,相互的了解着。

  三天过去了,我找了个地方暂时安顿下来,她俩也常来看我,我也时常到店里去找她们,虽然说是萍水相逢,却也是一种机缘吧,在写着“乐逸”的店里,我们粗茶淡饭,说笑自如,我们很开心,我常帮她们卖衣服,偶尔还能在他们蹲下和弯腰的时候看着她们的乳房和内裤哦,真的是很幸福,虽然我的心里一直放不下的是雨,但是毕竟我在这里还能在夜晚的时候幻想着白天看到的乳房和内裤解决我自己的问题。

  她们也常来帮我洗衣服收拾房间,偶尔还在我这里洗澡,当然了,因为条件简陋,她们的走光度肯定我不能放过的,但是我也从没有去过分的靠近她们,至少我还欠着她们一条命呢。

  就这样,时间已过去了两个月,我们的关系好像亲人一般相互的温暖着,我也靠着拿着吉他在闹市边的角落弹唱获得一些生活费,我也知足了,偶尔还可以给她们买点好吃的。一天妹妹邀我出游,说去写生,我愉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凌晨三点钟出发,到了郊外一个山坡,等着日出。她准备好了一切,日头将出之时,她便开始动笔了,四周都是黄土,而她却画着海,太阳出水没多高,海边有一颗枯木,坐着一个男孩。整幅画透射着她的思念,没有忧伤,只是平淡,更多是那份挥之不去的情绪,中午时分,我们回到了住所。她帮我整理了一下凌乱不堪的屋子。

  她给我沏了杯茶,然后说:“我累了,先躺一会儿,你不介意吧?”

  我开着玩笑说:“你放心我就行,别当我是什么狼。”

  她笑了说:“你有这心,也没这个胆。”

  十分钟后,听到了她细微的呼吸声,很缓慢,很有节奏,嘴角一丝的美意。

  向右侧卧着,双手合于右耳处,两腿微屈着,额头上有些湿润。在电风扇的吹拂下,我能看到她蕾丝内衣,耸起的双峰即将就要被我看个够了,然而她翻了个身,仰躺在床的中间,未过膝的白色短裙被风扇吹来吹去。

  展露出粉色的棉制小内裤,看得出来没有垫护垫,紧紧的裹在她隆起的阴部外,我也不知道她是否睡熟了,在一旁看着书,一边观赏着她,下边竟然悄悄的挺立起来,那种对雨的占有欲望腾的又从心底里蹦了出来。

  我假装给她去盖上毛巾被,实际上是想靠她近些,好看得更加的清楚一些,刚刚走到床边,她便又翻了个身,面对着我的方向,我此时已经能够看到她压在床的一侧的乳房了,洁白的让我透不过气来,淡淡的红色的乳头已经毫无保留的跃入我的视线,并且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乳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看见一个女孩的乳头,我激动的不知所措,我呆立了有一分钟的时间,实在是忍不住了,弯下腰看着她的乳房轻轻的吻了她一下,好美啊!

  我顺势给她盖好了毛巾被后赶紧的离开了床边,怕她看到我突起的小弟弟。我的心突突突的跳个不停,下边也是一个劲的嘣嘣嘣的抖动。

  就在我转过身的第二步,她突然的从床上蹦了下来,紧紧的从背后抱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乳房的厚度,比雨的要饱满,要坚挺。她好像有些抽泣,我能感觉到,我尽量的控制着自己,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没有忘掉过雨,但是我此时也不能忍受她的拥抱,我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激动情绪对她说:“别,别这样,我会伤害到你的,我也不是有意的要……”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理智和欲望在这个时候最让我矛盾,我沉默着,听着她哽咽的说:“我不想再次失去了,你就是代替军来找我的,本来说好了,今天她要陪我去看日出,去写生的,我也答应了他今天我就是他的了……”

  我想她的眼泪已经沁润了她美丽的脸庞,也滋润着我的脊梁。

  “今天是军的生日,我想给他的生日礼物就是我,他一直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呜……呜……”此时我再也不能被她这样的抱着了,于是我奋力挣脱开她的怀抱转过身也紧紧的把她拥入我的怀中,她也用她坚实的乳房温暖我渴求的躯体。

  我顺势用我的嘴将她呜咽的声音止住,用我熟练的舌尖抚慰她创痛的心灵,我此时的头脑中已经把她当成我的雨,她也用她的温柔化解我长久以来的饥渴,我用舌尖探索着她的口腔内壁,口水随着我的舌尖的缠绕过程流入了她的嘴里,留到了她的下巴,我贪婪的用我的牙齿咀嚼着她甜美的舌头,用我的舌尖扫遍了她的每个舌头上的味蕾,在不经意间,我已经尝到了眼泪的味道。

  我知道,今天,她是我的,她要给我雨没有给过我的一切。三分钟左右的亲吻已经让我的小弟弟顶开了牛仔裤的拉索,已经隔着内裤顶到了她的平坦的小腹上,我此时像疯了一样的解开她的上衣,粗鲁的用我的双手伸进她扣得紧紧的内衣里,蕾丝的美丽这是已经成为了障碍,我需要抚摸她的乳房,需要用我的嘴来亲吻她漂亮的乳头。

  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自己的内衣从后边解开,在我感觉内衣已经没有那么紧的时候,我突然愣了一下,而后用我有点僵硬的手将她的内衣退去,这是呈现在我眼前的事我终生都不会磨灭的情景,一对坚挺如笋的玉峰像一块强有力的吸铁石将我的头紧紧的吸过来,我的脸、我的舌头、我的口水无休止的享受着,此时的她也在奋力的享受着这一切,轻轻的哼了起来。

  一段时间过去,我把她扑到在床上,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将衣服全部脱掉,将自己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并用一只手迅速的寻找着我的最终目标,我的手感觉到了那个令我心动不已的小内裤,软软的隆起下已经滋润了,我不知道雨是否有过这样的滋润,但是今天她有了,我要占有她。

  在她帮助下,我脱去了她的裙子和和她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让我能够这样用10秒钟的时间来欣赏女人,我憋不住了,我想要把小弟弟立即插入她的淌着爱液的泛着粉色的小穴中,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进去,就是一个劲的往里捅,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可能已经射在外边了,那种美妙的感觉只有第一次获得一个女人时才会有。

  我想我进不去了,就在我要想用力的时候,她用柔弱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轻一点,我是第一次,别让我太疼了,谁都有怜香惜玉的时候,在这么长的靡靡之音后,她警告我她还是个处女,我的龟头在没入她的小穴后我尽量的慢慢的向前进,我觉得阻碍不是很大,就加大了点力气,臀部又先前挺了一下。

  看到她的表情,我觉得干脆来个快刀斩乱麻,便加大了力气在第三次的先进中终于让我的小弟弟完全没入了她的神圣的处女地,同时也听到她咬紧牙关后发出的大力的嗯嗯声,我想我成功了,在不到二分钟的抽插中,我看到了些许的血迹和一些粘稠的液体,在我还来不及继续的时候,我的身体我的心灵就像飞上了天空,从我的体内喷射出一股一股的暖流,直接到达她的私密深处,她也随着我的最后疯狂而发出了剧烈的啊啊的声音……

       我占有了她,占有了这个仅仅十九岁的女孩玲玲,而我在和她做爱的时刻不知道想没想过她是谁,也没有想过雨,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需要的仅仅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是否只是需要一种性的满足。

  也让我想起了那本《回到歌唱》,书中有云:“不要因为他亲吻了你,你就必须和他在一起;不要只因为他亲吻了你,你就以为那是爱情。有时候所谓难以割舍感情,事实上只是……不甘心……而已……”

  是啊!“事实上只是……不甘心……而已”我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来,是为了寻觅?还是为了逃避呢?是否是为了即将来到的爱而去苦苦追寻本不属于自己的那份情感吗?我真的不清楚。

  看着熟睡的她,我觉得好像看到了雨,看到了雨的眼、雨的伤、雨的哀伤和雨的快乐。

  遇雨而知梦伊始,远行方觉如烟散。回眸看似哀与痛,放眼才驱伤与愁。

  【完】


[ 此貼被人下在2018-08-29 20:33重新編輯 ]